老师帮我做深喉|捏奶头向上拉扯各种玩

 在流水的光阴里面,江南,对乔云然有了很重要的意义,从前江南是她心里面的浮光掠影,看过经过,也不过是过了。

    现在的江南,在她的心里面有了实在的记忆,她来过江南,住过江南,见识过江南四季的美丽,从此江南在她的心上。

    有一日别了江南后,偶然风起的时候,她大约是会想念江南的四季,她会念起江南的人和事情,她会记得经过的岁月。         

    自沈洛辰和乔云然说了,他已经听到了消息,他有极大的可能回京城述职,乔云然欢喜不已的瞧着他。

    沈洛辰又提醒说,或许也会是一场白欢喜,上面没有确实的消息,只能够静候消息。

    他们夫妻在外面多年,这两三年里面,接连听说家中长辈们大小病不断的消息,心里面还是盼望着可以带着孩子们去瞧一瞧老人们。

    沈洛辰和乔云然会提及他和曾祖父相处的事情,他的心里面特别挂念老人家,沈力维年事已高,以至于沈洛辰每每拆家信的时候,他都要先深吸一口气,总担心听到不好的消息。

    乔云然会仔细的倾听沈洛辰的话,她能够理解沈洛辰对曾祖的情意。

    乔云然和老祖宗乔光享相处过,时光不长,但是老人家却温软了她对祖辈的念想。

    她回到大家庭乔家时,年纪已经大了,她无法从心里面真正的融入大乔家,但是这位老人家却给了她家人的感觉。

    她的心里面其实是挂念这一位老人家,盼着这位长辈能够真正的长命百岁,她有的时候也是怕拆家信,怕看到信里面不太好的消息。

    在江南,沈洛辰夫妻难得的知心了,乔云然因此觉得江南是妙地,或者换成别的地方,他们夫妻此生也无法如现在这般的交心相处。

    在江南的日子,进入倒计时间,府城夫人们和乔云然相处的时候,有意无意都会开始打听沈洛辰的去向,她们意思,沈洛辰有极大的可能续任,只要沈洛辰愿意向上面争取这样的机会。

    乔云然含笑不语,各有各的立场,却不得不凑在一处说一些事情,顺带瞧一瞧各方人士的反应,乔云然为人太过沉静了,她一直给不了她们太多的消息。

    乔云然把夫人们的话说给沈洛辰听,他听后大笑起来,说:“别信她们的话,信了,我们就输了。他们何偿想我留任下来,只不过专门借着机会由你来说给我听一听。”

    沈洛辰的官风清正,当他的下属官员其实也不太容易,他不会贪图你的功绩,但是你也不能人浮于事。

    沈宅这些年下来,竟然不曾举行过一场真正的大宴会,以至于府城的民众对府城夫人乔云然的印象比较模糊。

    夫人们和乔云然说起这些事情,大家都问,沈宅有没有可能够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让大家能够好好的玩闹一场。

    乔云然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她们,笑着说:“我和夫人们相处好几年了,大家有什么事情,直接说,而不是用这样的方法来问我的意思?

    几年了,我们沈家有大喜事的时候,自然是会举行宴会,邀请邻居好友们同乐一场。”

    夫人们互相瞧来瞧去,无人肯出这一个头,乔云然也不会逼着她们说,她笑着端杯请夫人们一起品今年的新茶。

    江南的明前清茶,是乔云然喝过最清口的茶,饮后嘴中还能够留下一股清淡的茶香。

    她因此每一年都会买一些存放起来,自家喝,另外便是送亲友。今年,她明面上安排人照以前的份额买茶叶,暗中又安排人再多买了一批好茶。

    夫人们缓缓出沈宅的院子门后,互相指责起来,她们来之前,大家商量得不错,由谁先发话,再由谁搭话,然后再由谁接话,这一轮人下来,乔云然总会给一个回答。

    结果发话的人,在这个时候说,她先说发了话,却没有搭话,后来她便寻不到合适的说话时机,搭话的人则说,发话的人,那时说的话,让人无话可以接。

    总之,最后是一团乱,大家不欢而散。

    乔云然听到消息,她没有任何意外的神情。夫人们这几年不只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好象每一次不成事后,她们就会生两天闷气,第三天,大家又是一脸无事的样子。

    乔云然和沈洛辰打听过消息,他听后笑了起来,说:“然儿,你淘气了,你当时可以顺水推舟让她们把话说出来,你偏偏不愿意给她们这样的一个机会。”

    乔云然忍不住叹气说:“夫君,我从前是觉得她们这样行事太过纠结了,便顺水推舟做过一次好人,结果她们说的事情,让我恨不得从来不曾做好事。

    我现在是不敢在她们面前再做一次大好人了,她们既然说不出口的事情,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由着去,她们各自生了两三天的闷气,最后还是会谁也离不了谁的出现。”

    沈洛辰想起乔云然那一次的好人经历,他也是越想越觉得好笑不已,妇人们的心思真让人捉摸不透,偏偏自家女人是这里面最纯粹的人,难怪她当时便生气了。

    沈洛辰记起乔云然当时愤然的神情:“夫君,你知道她们说的事情,有多无聊吗?只不过是各家没有举办宴会,她们便没有机会添置新衣,便来鼓动我来举办一场宴会。

    我问她们总要有名目吧?她们说可以说我邀请她们来欣赏新衣酒宴,或者说,天气炎热了,我邀请大家赏夏宴。

    天气这般的热,她们有这个心思,她们可以凑在一起举行小宴会,何必一定要拖着我不松手,结果她们说,我的名头大,她们可以借机多添置几套衣裳。”

    乔云然也不是什么志向远大的人,却不想举行这样无聊名目的宴会,她当时直接就给拒绝了。夫人们一个个又跟着劝说了好几句话,见到乔云然无意更改后,夫人们也有一些恼意。

    夫人们便有好几日不来寻乔云然说话,而乔云然借这个机会透了几口气,每日里说来说去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她听多了,也会有些烦的。

    她平日里瞧着夫人们一个个的气势,只差顶天立地了,谁知她们一个个内里是这般的怂人,乔云然对她们一样是有一些失望。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