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大乳小说&穿越做任务很肉的龙交H

        

这一次,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第二项。

老妇大乳小说&穿越做任务很肉的龙交H

        

也就是不再继续这场斗殴了。

        

而想要看这场架继续打下去的人,只有19个。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如果当时跟着赤木去把事情讲清楚,也许就没有这么多的误会了。

        

可是谁让赤木这家伙给人的第一印象太不友善了呢?

        

谁又能想到,这么一个不良少年形象的家伙来找秦泽,竟然只是担心自己的妹妹呢。

        

如此一来,似乎先动手的其实是秦泽啊。

        

额……说不定就是因为赤木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像个不良少年,而这种印象经过了十几年的滋养和反馈,终究让赤木成为了大家心目中的那个样子。

        

不过这种事情到处都是,不会有人真的认为,每个少年都能活成自己希望的那个样子吧……

        

【正在为你筛选点赞数最多的留言:】

        

【该留言来自于———你猜我猜你猜我】

        

【内容为,秦泽:“我很难跟你说明什么,既然你们都误会了这件事,那我也收手罢。再说一次,我对晴子没什么兴趣,但你的黄毛还蛮性感的,我对你还挺感兴趣】

        

读到这儿的时候,秦泽已经皱起了眉,但是还是一字一句的照着念着。

        

面前的晴子和赤木看到了秦泽终于停下来脚步,刚刚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就看到秦泽这家伙面无表情的开始念课文一样的嘟囔了起来。

        

“他……他这是在干嘛?”赤木惊讶道。

        

回想起中午的时候,这家伙好像也是很古怪的就说一些不符合事宜的话。

        

晴子也愣了一下,回想起昨天在老师办公室的时候,秦泽似乎也和现在一样,记得当时他好像还想让自己当她女朋友来着。

        

一想到这,晴子的心脏突然超脱节律的跳了一下。

        

不过还好,她知道秦泽这家伙说话归说话,但是行为却和语言根本不搭调。

        

“秦泽同学真的是一个好奇怪的人啊。”她在心里不由的想着。

        

而秦泽还在继续着他的自说自话,但是到了‘邪魅一笑’这个步骤的时候,他实在是有点笑不出来。

        

“emmm……”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其实,现在我应该漏出一副笑容的才对,不过‘邪魅’这个感觉实在是有点难以掌握,我做不出来,你们索性就当我邪魅好了。”

        

“啊?”

        

晴子和赤木都没跟上思路……

        

“还有,下一个步骤我还得扭你的屁股,不过介于你的伤势看起来也很严重,所以就先这样吧。”秦泽继续道。

        

到了这里,不论是赤木还是晴子,其实都有点憋不住了。

        

终于,晴子开口问道:“秦泽同学,你为什么总是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行为?”

        

“我说过了,有人喜欢看。”

        

“可是……你说的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到底是多么无聊且恶趣味的人才会喜欢看这种奇怪的东西啊?”

        

秦泽耸了下肩膀:“这种事情我很难跟你们解释,随你们怎么想吧……还有就是……对不起,这些事情本不应该发生的。”

        

他看了看满地躺着的人说道。

        

“但是也不能怪你,赤木表哥这群朋友做事情确实冲动,如果秦泽同学的身手不那么厉害的话,现在后果不堪设想……”晴子道。

        

“哼!打输了就是打输了,我认!有什么好解释的……”一旁的赤木刚要说点混混之间的场面话,但是紧接着就被晴子一拳锤在后脑勺上,发出‘啊呀’一声惨兮兮的叫唤。

        

晴子继续抱歉道:“对不起,这事情应该是我们的错,我代表这些人向秦泽同学道歉,等这些人养好伤,我也会让他们全部到秦泽同学面前承认错误的。”

        

秦泽听到这里,也微微有些惊讶。

        

看起来晴子在这群混混之间也很有威望啊,要知道,这些不良少年有时候可是被揍得鼻青脸肿,都不会说出哪怕一句道歉的话来。

        

不过秦泽他也不在意,只是挥了挥手。

        

“我不是很擅长处理这种事情,额……我现在还有要紧的事情去做,剩下的就拜托晴子同学了,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他还得赶紧去剑馆,之前约好的,直到比赛前,每天严格训练5个小时,他可不想第一天就迟到。

        

所以,也微微鞠躬还了一礼,便转身走出了小巷子。只留下一地轱辘哀嚎的人。

        

赤木蹬着眼睛,看了看秦泽的背影,又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你……你怎么会有他的电话?”

        

“duang~”晴子又是气呼呼的后脑勺一拳:“都说了,你们做事情能不能不这么冲动,真是跟你们操心……”

        

“我是担心你!”

        

“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还好秦泽同学不计较,不然你们今天全都得进医院!”

        

“额……”赤木突然沉默了一下,好像是这才想起来,自己这帮人竟然被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瘦巴巴高二年纪学生给全打趴下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赤木后知后觉的喃喃着,看巷子口的眼神都变了。

        

……

        

……

        

今天的这场误会完全在秦泽的计划之外,所以当他来到剑馆的时候,还是晚了10分钟。

        

推开门……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说道,不过紧接着,他便愣住了。

        

因为他没有看到王羽,而是在训练场地上,看到了一个女孩。

        

年龄和自己相仿,梳着马尾辫,穿着一身日式剑道的服装,手中正拿着一把竹刀对着一个训练假人劈砍着,每一剑都带着呼呼的破风声,离得这么远都能听清楚。

        

“是有新学员了么?”秦泽想着,然后开口问道:“你好,请问老板在这里么?”

        

那女孩手中的竹剑突然停在了假人的上方,剑尖纹丝不动,她缓缓的转过头,秦泽能看到对方额头上没有一丁点的汗,看来之前的挥剑对于这个小姑娘来说,是很轻松的事情。

        

“你就是秦泽?”她语气里没有一丁点的客气。

        

“是的,你是……?”

        

秦泽问道,不过话音刚落,那女孩手中竹剑快速的伸向一旁的剑架,将一把短剑挑起,甩向了秦泽。

        

秦泽连忙接住,短剑入手力道极大。

        

“我听那老家伙说,你是个很有天赋的人……”少女对着秦泽摆出了一个日式剑道标准的拜帖礼节:“但是我觉得,那家伙十有八九是老糊涂了。

        

所以……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吧,我可不想让一个第一天训练就迟到的人加入剑馆!

        

我也不想和一个弱鸡一起去参加比赛。”

        

【刚一进门,你就看到了一个牛气哄哄的少女要挑战你,你准备:】

        

【选项一:不多废话直接干!对方好像还挺漂亮的,这样的小姑娘打一顿能哭好久的吧。】

        

【选项二:先解释清楚啊,自己迟到又不是没有原因的,为啥上来非要动手?】

喜欢 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