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

       

王道远没有在天府岛久留,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皇上,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跨坐在他的腿上摇动h

        

在天府岛这边的传送阵上,也摆上几颗天劫珠。

        

随后从灵珠空间内取出一头二阶下品烈血猪,再次启动传送阵。

        

这种超远距离传送阵启动时,引发的空间波动是非常剧烈的。

        

不过,王家在天府岛坐镇的修士,修为最高也就是元婴境界,    根本感应不到空间波动。

        

又是不知多长时间过去,王道远再次出现在了现实世界。

        

面前是一只黑色的大乌龟,正瞪着绿豆眼看着他。

        

“我这次打个来回,花了多长时间?”

        

玄元回过神来:“大概五十息。”

        

王道远自语道:“我在天府岛那边安放天劫珠,还从灵珠空间内拿出烈血猪,大概花了十息时间。

        

总共花了五十息时间,    单程耗费的时间应该是二十息左右。 

        

数亿里的距离,    只需要二十息就可以走完,这超远距离传送阵还真是值得。”

        

他手里提着的烈血猪,此时正在哼哼唧唧的,想要从王道远手中挣脱。

        

看这家伙活力十足,王道远也就放心了:“筑基修士应该可以乘坐这种超远程传送阵,咱们确实是成功了。”

        

随后,他又查看了一下天劫珠:“还好,天劫珠中的灵力只耗去了三成。

        

总共用了六颗天劫珠,每颗都耗去三成的灵力,总共消耗了相当于十八块极品灵石的灵力。”

        

玄元此时还是有点愣愣的:“咱们真的成功了?”

        

“要不你再走一趟试试。”

        

玄元摇了摇头:“跨度数亿里的传送阵,我以前想都不敢想。

        

仙界那边的地盘,早已经被九大仙君和一众实力强悍的真仙划分完了。

        

我们窥天玄龟这样实力不出众的种族,根本没有多少地盘,也不可能随意布置传送阵。

        

即便是我那个真仙老祖宗,布置过最远的传送阵,也不过就是数百万里。

        

我这次布置出跨度数亿里的传送阵,已经远超老祖宗了。

        

我立志超越老祖宗,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

        

王道远有些无语,有危险的时候,    就说自己要延续香火,不能冒险。

        

现在成功了,他就自动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

        

“就布置一个传送阵,有多大的用?

        

你家老祖宗是真仙,你现在还只是七阶下品,这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堑。

        

而且,布置这传送阵,似乎我的功劳更大一些吧?

        

材料是我抢来的,你神识不够强,布阵的时候,大多数禁制也是我凝聚出来的。

        

阵法布置完成,也是我来试阵。”

        

玄元摆了摆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这家伙抢功的时候,向来是不要脸的。

        

王道远也不跟他计较,离开洞府,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

        

分身魔狱和血泉干活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王道远布阵的这段时间,他们建造的城池已经有了点模样。

        

当然,一个完整的城池,    还需要很多设施。

        

别的不说,    防御阵法都得有好几层。

        

距离真正建起城池,    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正在此时,    龙尾岛东边的海面上勇气一道巨大的水柱。

        

这水柱变幻,化作一条碧蓝色真龙。

        

这条真龙来到龙尾岛,化作人形,朝阵法中拱手道:“碧海苍龙一脉苍溟,求见王道友。”

        

王道远关闭了阵法,来到岛屿东方,拱手道:“苍溟道友,我们这也是刚到此地,还没来得及布置。

        

若道友不嫌弃,还请到寒舍一叙。”

        

苍溟点了点头,王道远带他来到岛上。

        

当然,传送阵的位置是不能暴露的,王道远带他来到了另一个比较简陋的洞府中。

        

苍溟自然也看到了魔狱和血泉,他有些好奇:“王道友,怎么还有两個魔族帮您干活?”

        

王道远笑道:“你说那两个建城的魔族啊,他们被我收服了,现在就是我的傀儡,完全听我的话。”

        

苍溟有些惊讶:“道友真是好本事,竟然能捉到化神魔族。

        

听说绝天渊中有不少魔族,但那里的魔族也只能修炼到元婴巅峰。

        

一旦突破六阶,必定会遭到绝天渊阵法的攻击。

        

超过六阶的魔族,只有在绝天渊以外的虚空之中,才能找到。

        

道友果然得长辈宠爱,连这等东西都能寻来。”

        

王道远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过来是有点摸底的意思了。

        

不过,这也是个展示背景的好机会。

        

“道友说笑了,绝天渊以外的虚空中,有当年残余的魔族。

        

这么多年过去,恐怕已经培养出新的魔神了。

        

即便是地仙,到了天外,也根本不是魔神的对手。

        

这两个魔族,是我在绝天渊内抓的。”

        

苍溟一愣,随即问道:“绝天渊中杀阵重重,修为达到化神境界,进去就必死无疑,道友是如何进入绝天渊的?”

        

王道远笑道:“看守绝天渊的都是亲近的长辈,还能难为我不成?

        

我经常往来绝天渊,有修炼上的问题,就去请教。”

        

此言一出,苍溟心中剧震。

        

绝天渊隔断南北之时,有不少不信邪妖族甚至龙族,想要越过绝天渊,可惜都没能活着回来。

        

王道远竟然能随意进出绝天渊,如何让他不震惊?

        

不过,苍溟养气功夫还是很好的,喜怒不行于色。

        

虽然心中震惊万分,但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

        

“道友果然不一般,连绝天渊都能自由初入。

        

以道友现在的修为,想要到绝天渊以南,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为何在这贫瘠之地逗留?”

        

王道远叹了口气:“我家长辈与绝天渊以南的某位大人物有过节,若是我轻易过去,恐怕会被针对。

        

就我这点实力,在人家的地盘上乱逛,恐怕是凶多吉少。”

        

他这话说一部分,隐藏了一大部分,让苍溟有些摸不到头脑。

        

话里话外的意思,涉及到了人族高层之间的明争暗斗,龙族可不敢瞎掺和。

        

不过,他也真没有怀疑王道远说假话。

        

无论是人族还是龙族,暗算对手的优秀后辈都不算新鲜事。

        

苍溟想了很久,心中大概有了个想法。

        

“原来如此,敢问王道友,两家的婚事何时举办?”

        

王道远笑道:“我们这边需要将龙尾岛布置一番,大概一年之内就可以完成。

        

等这边完成之后,随时都可以前往龙宫迎亲。

        

只是我们不知道龙族的礼仪……”

        

苍溟笑道:“我们龙族最早也没有什么礼仪,真正讲究礼仪的,还是你们人族。

        

上古时代,人族逐渐势大。

        

我们这些神兽种族,也开始向人族学习,龙族的礼仪也是向人族学的。

        

所以,在礼仪方面,完全可以按照你们人族的规矩来。”

        

王道远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对了,我十二叔还有王德霖都在这岛上,不知道友是否要见一见?”

        

苍溟笑道:“不瞒道友,我这次来,一是为了商谈婚事,另一件事就是为了见见未来女婿。

        

苍澜是我的长女,在龙宫之中也颇受长辈喜爱。

        

这次要给她定下婚约,我这个当爹的自然要来看看。”

        

王道远拱了拱手:“原来是苍海道友之子,请随我来。”

        

此时,周鸾已经将一众族人带到了秘境之中,王道远也引着苍溟来到了秘境中的龙宫主殿。

        

“想不到,这小小的龙尾岛上,竟然还有如此秘境。”

        

“这里是那三角怪龙的龙宫,只是有些简陋了。”

        

苍溟笑道:“无妨,龙戟那小子被赶出龙渊多年,龙宫里没剩什么东西,也是难免的。”

        

王道远给王守业和王德霖传信,两人很快就赶到了主殿。

        

王道远介绍到:“这位是碧海苍龙一脉的苍溟道友,也是现在碧海苍龙一脉的当家人,苍澜的父亲。”

        

随后又一一介绍了王守业和王德霖。

        

王德霖继承了王道昌的长相,不过多年的历练,让他多了一些刚毅之气。

        

他从小就受到重用,在皇宫御书房听用,在万灵塔中修炼。

        

后来成长起来,又到万川商会中任职。

        

到七星海之后,也在万川商会中任职多年。

        

虽然修为不高,但气度确实不凡。

        

他不卑不亢地行礼:“晚辈王德霖,见过伯父。”

        

苍溟满脸喜色:“王道友,你这个侄孙子果然是一表人才。”

        

王道远也谦虚道:“道友过奖了,德霖还需要多多历练。”

        

王守业是历练多年的老油条了,也是轻车熟路地拱手行礼:“晚辈王守业,见过前辈。”

        

苍溟连连摆手:“道友客气了,你这修为非常扎实,突破大乘只是时间问题,不必称我为前辈。

        

再说了,家父与王道友都是平辈相称,你比王道友辈分还要高,我岂敢当您的前辈。

        

这样吧,咱们就不论辈分了,都以平辈相称。”

        

苍溟与三人闲谈,言语之间还多有试探之意。

        

许久之后,才告辞离去。

        

王道远笑道:“德霖,你这老丈人对你挺满意啊。”

        

王德霖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事听您吩咐就是。”

        

另一边,苍溟回到了龙宫之中。

        

苍海立刻问道:“商量得如何,还有德霖和气运之子的十二叔怎么样?”

        

苍溟答道:“那边还要准备一年,礼仪方面就按人族的来。

        

王德霖确实是一表人才,一身水泽灵秀之气,跟咱们碧海苍龙一脉也很相配。

        

我看了看他的根骨,他最多也就两百岁出头。”

        

一旁的苍云说道:“才两百岁出头,还是个小屁孩啊,我都三千多岁了。”

        

苍溟瞥了他一眼:“伱三千岁还是个小孩子,除了惹事什么都不会。

        

人家两百岁就十分沉稳,一看就是久经历练。

        

我和他闲聊了几句,他对答如流,气息都没有丝毫紊乱,想必在王家内部也是得到了重点培养。”

        

苍海轻轻点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度,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

        

澜儿能有如此夫婿,也确实不吃亏。

        

以我对人族的了解,五百岁突破元婴就很不错了。

        

他两百岁出头就是元婴中期,这天赋突破大乘,应该也用不了千年。

        

那个气运之子的十二叔如何?他现在就已经是王家高层,价值可不比王德霖低。”

        

苍溟思索良久:“他叫王守业,这个人我看不准,观察他的言行,确实有一股久居上位的气度。

        

此人思维敏捷,我想套他的话,他也瞬间反应过来,看得出来,他极为精明。

        

可在他身上,我却感觉到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意味,好像他对权势并不太在意。”

        

“修为如何?”

        

“化神巅峰修为,气息沉稳,根基非常扎实。

        

我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呼风唤雨神通的神韵,法则波动不弱,应该已经凝聚了天道容器。”

        

苍海沉吟片刻:“这等修为,能有超凡脱俗的意味,那是好事啊。

        

人族突破大乘之时,远比咱们龙族突破七阶凶险凶险,稍有不慎,就有身亡之危。

        

因此,他们突破之前都要去磨练心境。

        

王守业这个状态,可能是心境已经磨练出成果,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大乘境界。”

        

苍溟也微微点头:“若真是如此,咱们嫁个旁支庶出过去,可真就赚大了。

        

对了父亲,我套王道远的话,也套出了一些东西。

        

不过,他说得模棱两可,我也不敢确定。”

        

“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经常进出绝天渊,看守绝天渊阵法的,是比较亲近的长辈。

        

他还有两个魔族傀儡,都是化神巅峰境界。

        

我问他是否能到绝天渊以南去,他说长辈跟南边的某个大人物有过节。

        

他要是过去,很容易被暗算。”

        

苍海沉默许久,才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这个王道远手段高明,您上次说他有五雷神尊的真传,应该确实是有厉害的长辈。

        

所以,我觉得他能进出绝天渊这件事,应该不是假的。

        

至于不敢去绝天渊以南,我觉得他应该是被长辈藏起来的天才。

        

等以后成长起来,才会带回去。”

        

苍海点了点头:“人族的情况,跟咱们龙族很像,内部互相倾轧非常严重。

喜欢 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