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吻胸抓胸激烈小说&他发了疯的在她身上驰骋

       

儿媳妇?

男女吻胸抓胸激烈小说&他发了疯的在她身上驰骋

        

钟阮儿脸颊倏的就红了。

        

旁边大伯跟姑姑们都是一阵笑声。

        

“我们就是好奇嘛,看看什么样的姑娘能让梓阚这么用心的追求。”

        

“我看下个月就有好日子,直接把婚礼办了吧。”

        

“景林街那边新开了一家婚礼酒楼,特别不错,二哥,就定在那儿吧?我现在就联系一下那个经理。”

        

钟阮儿浑然不知,几分钟之内,他们俩的事情,都要被订了!

        

她茫然看向许梓阚。

        

只见一向清冷的许医生绷着张脸,沉沉开口,“你们都冷静一下。”

        

桌面上热络的气氛这才得到了控制,亲戚们一个个都紧张看着他们,小声辩解,“我们就是想早点吃到你们的喜糖,还有,你爸妈也想早点抱孙子了。”

        

提到孩子,钟阮儿眼眸微微沉了下。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绞在了一起。

        

许梓阚仿佛看穿她的心事,手伸过去,将她揽在怀里,“今天来,就是让阮儿和我的亲人们认识一下,至于我们俩的事情,我们会看着办的,我都没有正式求婚,哪能委屈她,就这么被逼婚了。”

        

他想的,是这个?

        

许家人一片议论,“也对也对,是我们太着急了,应该尊重人家姑娘家的意愿,那我们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不急不急的,钟小姐啊,我这个儿子平时就爱往医院钻,以后要是忽略了你,你就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教训他!”

        

许朗明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越看越喜欢。

        

可对上他的目光,钟阮儿的头垂的更低了。

        

许梓阚气场沉冷,又郑重说了句,“还有,关于孩子的事。”

        

钟阮儿浑身一僵。

        

可耳边,是许梓阚清冷的嗓音,“阮儿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早就把乔乔视如己出,以后我们也许会有自己的孩子,也许不会有,我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决定。”

        

许朗明夫妇俩对视了一眼。

        

场面一度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钟阮儿抿紧了唇角,她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后悔吗?不,有了乔乔之后,她的人生都变了,她不后悔。

        

可她就是难过,没有早一点遇到许梓阚。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梓阚的母亲张清开了口,“那孩子上幼儿园了吧?我们家里附近有一家不错的,要是考虑回国常住的话,可以送到那儿去,我帮你们带着。”

        

钟阮儿一抬头,就撞进了张清温柔的目光之中。

        

她这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母亲真正的爱。

        

在这一刻,她的心都被暖化了,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包容更令人感动。

        

“伯母,谢谢您。”

        

“傻孩子。”张清也红了眼眶,她拿起酒杯,“让我们一起欢迎阮儿跟乔乔,在未来,成为我们的一家人。”

        

夜深。

        

钟阮儿挽着许梓阚的手臂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的头轻轻枕靠在他胸口。

        

“上了贼船,就不能跳海了。”

        

许梓阚凝眉,当即停下脚步,高大的身影回过来,借着树影,挡住了眼前人儿的一张娇颜。

        

“钟阮儿,我刚刚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我从追求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想过要退缩,这辈子,我许梓阚只认定了你一个。”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这么正式。

        

钟阮儿忽然觉得脸颊发烫,往后面冰冷的墙壁上躲了躲,却没有触碰到,一只手从后面托住了她的背。

        

“我……”

        

她不等开口,人已经被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的体温跟心跳都近在咫尺。

        

他明明没有喝酒,今晚却像是醉了一样,声线之中都带着几分醉人的压抑的情意。

        

“阮儿,我比你想象的,更加珍惜你,别在怀疑我了。”

        

吧嗒。

        

钟阮儿眼眶里的泪落了下去。

        

她的泪伴着苦笑,低声道,“话都让你讲了,你让我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怀疑过你,我就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他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

        

“别再胡说了。”

        

他的吻不由分说,直接倾入而下。

        

要不是在街上,他真不会轻易放过她,钟阮儿都没有见过他这么激烈霸道的一面。

        

直到,他牵着她的手,又一次承诺,“别再胡思乱想。”

        

她抿着唇角,点了点头。

        

有些事,从迈出第一步开始,就已然不能回头了。

        

……

        

接下来几天,苏远山的状态都非常稳定,而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恢复到正常生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他在病房里咬了护士,事情闹大,许梓阚赶到的时候,那护士已经在哭闹着报警了。

        

“我怎么知道他会突然扑过来,幸亏他只是咬了我,万一,他做了更禽兽的行为,我可怎么办啊!”

        

护工一边哭,一边抱怨。

        

钟曦在工作室接到电话,就直接赶了过来,护工喊的话,她都听到了。

        

“你们这些有钱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以随便的不管我们的死活了?我要告你们,告到你们破产!”

        

她越喊声音越大,恨不得把整个走廊的人都喊进来围观。

        

“许医生,小叔状况怎么样?”

        

“你们快来看看啊,他们现在还只是……”

        

“闭嘴。”

        

钟曦直接盯着那人,眼神凌厉的,喊了一声。

        

她态度强硬,那护工禁不住低下了头,嘴里还骂骂咧咧,嘟囔着什么。

        

“他已经被送到其他病房了,还算稳定,就是……”许梓阚看向那个吵嚷的护工,有点为难,“这件事情说小可小,说大可大。”

        

“我明白。”

        

毕竟苏远山身份也特殊,万一真的闹大了,就怕以后没有医疗机构愿意再接受他入住。

        

钟曦点了点头,“麻烦你带着其他人先出去,我跟她单独聊聊。”

        

“谁跟你单独聊啊?你们是一家人,你们……”

        

可钟曦一步步走向她,她别别扭扭的闭了嘴,不再作声。

        

“咬伤你的事情,我替他向你道歉。”

        

“呵,道歉有什么用?”那护工见钟曦态度还挺温柔的,又得意起来,“我告诉你们,我不可能善罢甘休。”

        

钟曦看着她,静静一句,“开个价吧。”

喜欢 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