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车厢(h)by清糖&男主借着长裙坐着和女主h

     

面对林康的深情告白,舒静木讷了一会才憋出一字“哦。”

难逃车厢(h)by清糖&男主借着长裙坐着和女主h

        

林康听了有些急,微微抬起上半身想回头看她,没想到后背直接戳上了舒静手里的棉签,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舒静见了,忙将棉签挪开,有些气愤:“你突然起来干嘛?不疼啊?!”

        

听着舒静娇俏的声音,林康一不做二不休,突然翻起身来,跪在地上一下将人抱住,嚎着:“我不管,你今天必须给我个答复。”

        

他承认他这是在耍流氓,要换其他女生肯定一脚给他踹河里去了。

        

但是显然舒静跟其他女生不一样。

        

他必须要逼她一把,否则她就永远缩在自己的乌龟壳子里面不出来。

        

冬天的衣服都厚实,但是屋内空调开得足,她便穿得不厚,林康死死地抱住她,有热意源源不断从他身上传过来。

        

透过衣物渗进皮肤。

        

男人身上同款沐浴露的味道也朝她扑面而来,瞬间将两人给包围住。

        

洗过的头发软软地扫在脖颈间,带来细微的痒意,像电流般窜过全身,带来一阵酥麻。

        

舒静白皙纤长的脖颈瞬间变红,薄红蔓延至上,脸红,耳朵红。

        

终于,她轻轻动了动。

        

声音细弱:“我考虑考虑。”

        

林康听见了她的话,很是惊喜地抬头:“真的?”

        

随着林康的动作,细软的头发划过舒静的嘴唇,更是让她不自主往后仰了仰。

        

碍于舒静的肚子,林康也不敢靠太近,微微分开了一点,但是一双手还是稳稳托住了舒静的后背,顺势也将人牢牢地禁锢在怀中。

        

接着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颇有些强势问道:“考虑多久?”

        

舒静想挣开,才微微动了一下,双手就被林康单手牢牢抓住,棉签也不知道掉在了哪个角落。

        

林康护着她的肚子,微微逼近一分,直到两人的呼吸交融,散着光芒的桃花眼直直盯着她,“考虑多久?”

        

舒静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也正是这样,林康顺势用膝盖将她夹住,这下她是彻底逃脱不了了。

        

林康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也算是明白了,舒静就是只狡猾的小狐狸,每次都能从手上狡猾逃脱。

        

舒静双手双脚被他缠住,无语:“你这是干什么?!”

        

林康哼了一声:“快说!要考虑多久?”

        

舒静的睫毛颤了颤,漂亮的眉毛微扬,清亮的双眸看着面前的人:“等我凑够钱两百万买你手中的股份之后。”

        

林康闻言惊喜道:“那我直接给你不就成了,”

        

“那不行。”舒静煞有其事道:“林少爷要说话算话呀!两百万一分都不能少的。”

        

林康:“……”

        

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

        

他打商量道:“那算我是舒氏的股东,我站在你这边好不好?无脑并且全力支持你的决定。”

        

舒静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康抓着她的手摇了摇,桃花眼此刻正湿漉漉地看着她,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小狗,“好不好?”

        

舒静还是之前的那个回答:“考虑考虑。”

        

林康气急:“你信不信我……”

        

舒静微眯着眼:“你干什么?”

        

林康瞬间退缩:“不干什么?”

        

舒静眼尾一斜,“松开。”

        

林康下意识松了。

        

舒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药膏,合上盖子起身。

        

林康跪在地上,正处于我为什么怕她,我男人的尊严呢等一系列自我怀疑中。

        

下一秒,舒静弯腰在林小狗的头上摸了摸,含笑道:“早点休息。”

        

这一摸瞬间就把林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摸没了,甚至还有些痴笑道:“好。”

        

回到侧卧之后林康理所当然地失眠了,他脑海中在第无数遍回味舒静的那一摸,甚至脑海中已经上演了无数版本的小剧场。

        

直到他翻第n次身的时候,他耳尖地听到隔壁传来什么东西掉地上的声响。

        

吓得他一把掀开被子跑到了隔壁。

        

没想到门一推就开。

        

舒静坐在床边,微弯着身子,眉头微微蹙着。

        

林康瞬间有些手足无措问道:“怎么了?”

        

舒静缓过神来,随意道:“腿抽筋了一下。”

        

她刚才出去喝了杯水进来,没想到才坐下腿就开始抽搐,手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上的灯。

        

林康将她扶上床躺着,扯一只枕头垫在腿下面,随即将被子扯过来给她把上半身盖上,最后将台灯捡起来,调到最低的光。

        

一切做得随意自然。

        

他坐在床边轻轻给她揉着,动作很温柔,但力度和位置都刚刚好。

        

这些他都是在网上学的,学得很认真。

        

怀孩子很辛苦,他希望舒静能少遭点罪。

        

柔弱的光线照在舒静脸上有些苍白。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还是偶尔?”

        

舒静将下巴埋进被子里,乖顺地蹭了蹭,“以前没有,现在晚上偶尔会发生。”

        

她抬眸望去,男人低垂着眉眼,眉心轻轻蹙着,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她调笑道:“林大少平日里没少给前女友按摩啊,手法这么熟练。”

        

林康手上动作不停,没好气道:“小爷我这辈子只会给两个女人按摩,一个是我妈,一个是现在正伺候的祖宗。”

        

他顿了下,目光落在被子下舒静的小腹上,轻笑一声:“也可能是三个人。”

        

舒静现在的心总能被林康撩上撩下的,于是硬着嘴回击:“万一是儿子呢?”

喜欢 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