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每周出去开一次房_高干文

        

女人说完后,将陈军扶到床上后便去做饭了。

大学每周出去开一次房_高干文

        

等女人走后,伍一拿着手中的工资卡在陈军面前晃了晃:“怎么样,你兄弟我演技还不错吧?这样出道是不是还能拿个影帝?”

        

陈军抬头撇了伍一一眼,敷衍地点头。

        

“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伍一问道。

        

陈军刚想点头,却听伍一又道:“不高兴是正常的,毕竟头上那么大一顶绿帽子呢,能高兴才怪。”

        

陈军默然,其实他是想说,一想到离婚他挺不开心的,不过想到这话一说,伍一定是会骂他,于是他就没开口了。

        

但是,他还是想问一下主播:“大师,你确定孩子不是我的?”

        

熙禾点头:“孩子确实不是你的,但是你确实有一个孩子。”

        

此话一出,直播间的水友们霎时变得兴奋无比: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我冥哥的意思是他媳妇儿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但是他把别人媳妇儿的肚子搞大了。” 

        

“我哩个乖乖,双出轨啊。”

        

“原本以为是女的出轨,没想到是夫妻双方各有心思啊。”

        

“这结个婚跟玩谍战似的。”

        

“每对夫妻不一样,有的是吃甜糖,有的是吃炮弹,更有的是吃糖衣炮弹。”

        

“呦呵,结出花样来了。”

        

……

        

旁边的伍一一听见这话立马就跳到了一边,颤抖着手指着陈军:“军儿,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怪不得大哥不愿意把自己摇过来,原来竟是因为你。”

        

陈军无语地看了伍一一眼,“即便你承认大哥是因为你的原因才不过来,我也是不会嘲笑你的,还有,我没有出轨。”

        

伍一瘫躺到床上,一脸颓废:“那这事儿怎么算啊?”

        

“对了”,伍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屁股坐了起来,对着直播间的熙禾问道:“大师,你知道军儿孩子的妈在哪儿吗?”

        

熙禾仔细看了看了陈军的脸,嗯……这个孩子他妈的经历有点特殊。

        

“她死了,难产死的。”

        

“死了?”伍一瞪大眼睛,紧接着一脸的悲痛:“我可怜的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惨啊,一生下来就没妈了。”

        

“天呐,国内的导演快把这人抓去演戏吧,这货就是个戏精。”

        

“他能不能别演了,孩子脑阔疼。”

        

“可怜的小三啊。”

        

“先别妄下定论,要看整个事件到底是怎么样的。”

        

“这不已经很清楚了吗?还要看什么?”

        

……

        

“他不是一生下来就没妈的”,熙禾看着眼前这个光打雷不下雨的男人,开口道: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被生下来。”

        

熙禾面色严肃:“他是在娘胎里被活活憋死的。”

        

“什么?”

        

一直没有动的陈军忽然动了,满脸的不可思议和悲痛,他的孩子,他刚才知道他还有一个孩子,结果就没了。

        

熙禾又重复了一遍,要不是这对母子的命脉因一尸两命而相连在一起,她也没办法从陈军的脸上看出来这些,除非动用法术。

        

主要是因为这个女子和陈军在天地法则中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什么时候?”

        

陈军颤抖着嘴唇问道。

        

熙禾看了一下,随后开口:“存在时间为2019年5月20日,死亡时间于2020年2月22日。”

        

话一出口,旁边的伍一便开口了,“那个时候我们还没从部队出来呢,你也还没结婚。”

        

直播间。

        

“所以这应该不算出轨吧?”

        

“可是孩子还是会被叫做私生子,毕竟不是合法怀孕生子的。”

        

“好可怜,一尸两命啊。”

        

“没从部队里出来,那孩子哪儿来的,不会在部队里……”

        

“说什么呢,部队纪律严明,小心抓你去改造。”

        

“不会的,我大华国宽容无比,爱民如子。”

        

“建议楼上多学学语文,这成语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

        

“不”,陈军抬头,双目通红:“我出来过。”

        

“2019年5月15日,我母亲病危,我向军队请了假回家看她,可是等我回去了才知道,原来我母亲根本就没有病,她是为了想让我结婚,骗我回去的。”

        

“我回去后非常生气,当天就想归队,可是她却以死相逼,我没办法,就多留了几天。

        

在家里,她给我安排了很多相亲,一天大概有二十场,可是我当时的心里根本就没有这些,一心想着要回部队。

        

直到有一天……”

        

陈军顿了顿,似乎是陷入了想象中。

        

“你大爷的,你说实话,你是不是跟着冥哥学坏了,继续讲啊。”

        

“嘤嘤嘤~我要听甜甜的恋爱。”

        

“冥哥:嘿,这节奏我熟。”

        

“其实也不能怪冥哥,主要是那些写小说的、制作短视频的人们都喜欢卡节奏,好像不卡会死一样。”

        

“对于一个天天水直播的作者来说,我明确地告诉你,真的会死,会死的不要不要的。”

        

“楼上滚犊子玩意儿。”

        

……

        

“直到在家中呆着的某一天,我遇到了她,像许多电视剧演的一样,我救了被人敲诈勒索的她,并且对她一见钟情。

        

她和我见过的很多女孩儿都不一样,她的眼睛里有光,特别亮。”

        

喜欢 0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