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张开双腿尽情释放&趴在警花身上耸动

    

于是夏安安就过去找夏若与。

少妇张开双腿尽情释放&趴在警花身上耸动

        

主屋敞着门,夏若与正端着一碗燕窝,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喂,显得心事重重,很不开心。

        

夏安安进去,叫道:“妹妹。”

        

夏若与听到这个称呼,貌似脸色变了变,然后勉强撑出一个笑脸来,问:“你休息好了吗?”

        

夏安安说:“我饿了,能否让人帮我拿点吃的?”

        

夏若与疑惑地看向秋露:“咦?秋露,你没有给安……姐姐送饭去吗?”

        

秋露:“啊?老爷只是让我给她安排一个住处,没有说别的。我……我不知道呀?”

        

夏若与生气了:“你是个木头人吗?连这最基本的待客之道都不知道?”

        

秋露吓得跪下来:“是奴婢的错!求姑娘饶恕!”

        

夏若与又有些心软的样子:“你们平时就是太散漫了!都是我把你们给惯的!还不快去给安安姐姐拿吃的?如果厨房没有热饭热菜了,让他们现做!”

        

“是!奴婢这就去!”秋露爬起来就要出去。 

        

“等等!”夏安安又看向夏若与,“五哥的狗,原本是我一直在照顾,他不会照顾,所以就让我带回来了,麻烦也给它送一份吃的。”

        

夏若与点头:“秋露,听到了吗?”

        

秋露点头去了。

        

夏若与看向夏安安,一脸歉疚:“对不起啊!我长这么大,向来都是爹娘照顾我,我还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招待不周,你别怪我呀!”

        

夏安安摇头:“你年纪还小,给你添麻烦了!”

        

夏若与打量着夏安安,问:“你真的是我的亲姐姐吗?”

        

夏安安:“应该没错吧。”

        

夏若与:“那,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夏安安:“我应该是被人收养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他们是谁。”

        

夏若与:“哦……你连五岁时候事情都想起来了,想不起来养父母吗?”

        

夏安安说:“大夫说我可能是负责记忆那一块儿的地方损伤了。”

        

夏若与:“这样啊……”

        

夏安安点头。

        

说了几句闲话,夏安安就回去了,又等了好一阵,秋露才送来了吃的。

        

夏安安觉得住在这里很不自在,问秋露她的住处是不是该收拾好了?她好直接过去。

        

秋露说,这些事情都是夫人安排的,她也不清楚,等收拾好了肯定会来请她过去入住的。

        

夏安安点点头。

        

暖暖吃得倒是香,夏安安蹲在它身边,摸着它的脑袋说:“这个家……好像并不怎么欢迎我呢!我还以为,亲爹找到了自己亲生的孩子,一定会很开心,想要补偿她,对她好,好像是我想多了……”

        

夏安安对亲爹,多少是有些期待的。

        

可这来了大半天了,都没有人搭理她……

        

再回想他一路皱着眉头的样子,那期待就破灭很多……

        

虽然知道是因为青楼那档子事儿,但是,还是失望的……

        

……

        

吃完饭,夏安安带着暖暖出门去遛狗。

        

路上碰到几个人,都拿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三五成群,窃窃私语。

        

夏安安便知道,她的身份没有被公布出来。

        

大约他们在等陆灼的调查结果?

        

心里又凉了些。

喜欢 0

为您推荐